国家发改委: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取得新进展,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有待加强

发布日期:2021-12-06  点击次数:69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来源:铁路建设规划

近日,国家发改委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多个平台发布文章《新型城镇化试点示范等地区典型做法第三期:促进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长江中游城市群、北部湾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等四个城市群建设的典型做法进行点评。

典型做法之2: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取得新进展

长江中游城市群包括湖北、湖南、江西部分市县,承东启西、连南接北,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巩固“两横三纵”城镇化战略格局的重要区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一)主要成效

2015年《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实施以来,省际协商合作机制、省会城市会商机制不断健全,产业协作、污染共治、公共服务共享等取得积极进展,城市群经济增速位居全国前列,发展动能持续增强,综合实力显著提升。2020年常住人口超过1.3亿人,地区生产总值达9.4万亿元、占全国的9.3%,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撑带动作用大幅提升。

一是空间格局逐步优化。武汉、长沙、南昌等城市综合实力和发展能级不断提升,都市圈形态初步显现,武汉都市圈同城化发展格局加快形成,同城化发展办公室挂牌运行;长株潭都市圈同城化建设加快推进,竞争力和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南昌都市圈加快培育。省会城市合作及毗邻地区合作持续加强,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布局推进生态环保、现代农业和新能源等领域绿色技术创新,助推洞庭湖生态环境改善;龙(山)(来)凤经济协作示范区、“通平修”次区域合作示范区等建设开局起步。

二是综合立体交通运输网基本形成。沿江高铁项目前期工作正在加速推进,铁路网总规模突破1万公里,建成以武汉市、长沙市、南昌市为中心的“三角形、放射状”城际交通网络,实现省会城市之间2小时、省会城市与周边城市之间1—2小时通达。高速公路网主骨架全面形成,省际公路联网工程稳步实施,长江中游三省公路总里程超过73万公里。三省合计港口吞吐量近7亿吨,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一批航道整治工程加快推进。武汉市、长沙市、南昌市全国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增强。

三是产业基础不断夯实。形成了以装备制造、汽车航空、有色冶金、石油化工、生物医药、电子信息等产业集群。三省围绕承接产业转移、优化产业布局,加强统筹谋划和产业协作,着力提升区域产业整体竞争力。各类创新载体创新能力持续增强,科技创新成果持续涌现,创新链、产业链加快融合。

四是绿色发展起势见效。长江协同治理、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和“两型”社会建设取得明显成效,环境基础设施逐步完善,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高于长江经济带平均水平,单位GDP用电量低于长江经济带平均水平,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三省政府共同签署长江中游湖泊湿地保护与生态修复联合宣言,合力抓好湖泊湿地管理保护、生态修复和科学利用。环保部门签订跨界环境污染纠纷处置和应急联动框架协议,水利部门初步建立水利执法合作机制、水事纠纷调处合作机制。

五是对外开放格局稳步优化。对外开放水平进一步提高,自由贸易试验区、全国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等开放平台集成效应初步发挥,与东盟等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经贸合作日益密切。湖北自贸区总体方案170项改革试验任务实施率达100%,21项制度创新成果在全国推广,新增企业超过6万家。湖南自贸区总体方案和实施方案加快落实,一年新设企业6000家,2021年1—8月对非洲进出口额达249亿元、同比增长44%。江西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探索“赣深组合港”运营模式,实现“跨关区、跨陆海港”通关,实施促进跨境贸易便利化24项改革创新措施,通关效率稳居全国前列。

(二)存在问题

同时,长江中游城市群整体实力和一体化发展水平与沿海发达地区相比仍存在不小差距。

一是综合实力有待提升。人均GDP分别仅为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的57%、53%,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分别仅为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的60%、40%。2020年年底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3.3%,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开放水平有待提高,平台枢纽联动效应有待发挥,在全国进出口额前20名的综合保税区中,长江中游城市群仅有1个。

二是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总体不强。与东部地区三大城市群不同,长江中游城市群主要城市仍处于集聚大于辐射的阶段,对周边城市的虹吸效应较强,如武汉都市圈除武汉市外的8市经济总量之和不到武汉市的70%。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优质公共服务资源布局集中在省会城市,次级城市公共服务能力存在级差,如南昌市三甲医院有18家,与之相邻、常住人口超过其60%的抚州市三甲医院仅有1家。从城际人员联系强度看,武汉市与周边城际铁路日均运输量仅为1.3万人次,与广佛城际的60万人次差距明显。

三是创新水平和产业协同程度不高。尽管城市群高等教育和科技研发资源不少,但高端科研机构与创新平台不足,研发经费投入占GDP比重仅为1.8%,其中企业研发经费占比不足一半。2020年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中,城市群入围企业不足5%;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城市群入围企业仅29家,不到浙江的1/3。沿江产业结构不优、重化企业密布,转型升级任务依然艰巨,“腾笼换鸟”仍需久久为功。城市群内电子信息、装备制造、汽车等支柱产业尚未形成上下游较为完备、相互间密切协作的产业链。

四是生态环境短板仍未补齐。在共抓大保护理念的统领下,针对长江生态环境突出问题的全面排查和系统治理取得明显成效,但生态环境治理任务依然严峻,污染治理、生态修复、资源保护等问题矛盾交织,环境风险仍然突出。据生态环境部监测数据,2020年1—9月,湖北省有2个断面水质严重恶化,湖南省部分饮用水水源地出现水质不达标情况。

五是一体化发展机制有待健全。省际协商协调机制虽已建立,但模式较为松散,针对城市群发展事项的专项机制尚未做到常态化制度化,落实重大决策、推进重大项目的功能还不完善。省际合作覆盖领域相对较少,除产业园区共建等个别领域外,尚未在跨界环境共治等合作领域建立起有效的利益共享和成本共担机制,统一市场建设总体滞后,推动一体化发展的内生动力不强。

(三)下一步考虑

优化提升长江中游城市群,有利于优化我国城镇化空间布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开创中部地区崛起新局面。“十四五”时期,要按照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关于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的要求,健全协商合作机制,强化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功能,加快补齐短板弱项,努力提高发展质量。

一是聚焦先进制造和科技创新,提升改革开放水平。增强科技创新策源功能,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加快发展技术要素市场、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进各类产业分工协作、互利共赢,加快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和科技创新高地,积极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更好发挥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位优势,加快建设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和现代流通体系,构建畅通国内大循环的重要空间枢纽。

二是依托省会城市培育发展都市圈,优化城市群空间格局。推动武汉、长沙、南昌等城市加快转变发展理念,形成内涵提升型发展方式,优化城市空间结构,合理降低中心城区人口密度。鼓励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周边中小城市,培育形成现代化都市圈。依托京广通道推动武汉都市圈、长株潭都市圈协同发展,依托沿江—京九通道推动武汉都市圈、南昌都市圈互动发展,依托沪昆通道推动长株潭都市圈、南昌都市圈联动发展。支持有关省份提升大中城市功能品质,加快推进县城补短板强弱项,构筑城市间生态和安全屏障,形成多中心、多层级、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群格局。

三是强化交通基础设施先导作用,提高城际互联互通程度。完善通达外部的干线铁路和服务内部的城际铁路网络,重点贯通成都重庆至上海沿江高铁、厦渝高铁、呼南高铁等干线铁路,构建多向立体的综合交通运输大通道。优化多层次轨道交通体系,提升城际铁路运营效益,支持利用既有铁路富余能力开行市域(郊)列车。强化国省道干线跨省路段提质改造,实施打通省际市际待贯通路段专项行动。加强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建设,促进其他沿江港口协同发展。提升武汉市、长沙市、南昌市区域航空枢纽功能,完善国际航线网络,建设鄂州市专业性货运枢纽机场。

四是统筹推进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促进实现绿色发展。着眼生态系统整体性和长江流域系统性,以幕阜山和罗霄山为主体打造城市群“绿心”,强化鄱阳湖和洞庭湖保护,深化长江及汉江、湘江、赣江治理,筑牢大别山、大巴山、雪峰山、怀玉山、武夷山生态屏障。加强生态环境联防联控,完善突出问题整改常态化机制,扎实推进污染治理工程,实施好长江十年禁渔。制定负面清单,有序推进落后污染产能退出。深化研究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积极探索长江干流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畅通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通道。积极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低碳转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五是健全协同发展机制,提升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水平。支持长江中游城市群有关省份及市县健全多层次常态化协商合作机制,完善党政负责人定期会商机制,研究推动重大事项,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联合办公室。探索建立成本共担和利益共享机制,鼓励教育医疗资源共享、产业园区和科研平台共建,共同承接沿海地区产业转移。支持长江中游城市群强化与长三角城市群、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等上下游联动,打造区域协调发展新样板。

长江中游城市群综合运输通道规划图